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用研究

空壳公司考问监管效能

发布时间: 2019/11/05|来源:信用中国|专栏:信用研究

一家登记注册的洗浴场所,登记经营场所地址为公安局厕所;不法分子以虚假材料注册骗取登记,专门雇人申领营业执照、办理对公账户并贩卖牟利,形成灰色产业;犯罪团伙通过注册公司披上合法外衣,并发布招聘广告,高薪诱骗大学生从事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不法勾当……

  随着商事制度改革持续深化,企业、个体工商户等市场经营主体注册登记手续大幅简化。《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改革在带来降低准入门槛、激发市场活力等红利的同时,对政府事中事后监管精准化水平、信用监管效能以及依法开展案件查办力度提出更高要求。

  部分空壳公司为违法行为作掩护

  今年7月底,福建明溪县法院对一起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妨害信用卡管理案件作出一审判决,3名被告人获刑。

  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2018年5月,被告人阮某以每套3000元价格向被告人叶某购买包括公司营业执照、公司公章、银行对公账户、网上银行U盾、绑定公司账户的手机卡等资料。

  随后,叶某找到被告人陈某,以500元代办一套完整的公司材料达成协议,并提供16名人员身份证,由陈某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注册12家公司,领取营业执照,办理企业账户。之后,叶某将其中8套卖给阮某。

  2018年7月间,叶某以类似手段获得虚假公司材料40套,并将其中19套卖给阮某。阮某又以每套4000元价格转卖。

  “这些虚假注册的公司资料,大多流向了诈骗等犯罪团伙。”明溪县法院刑事审判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这并非个案。记者在福建漳州、泉州、福州等地公安、法院采访了解到,去年以来,以虚假材料注册公司、个体工商户,领取营业执照后,将材料贩卖牟利案件呈多发态势。

  多地多位公安民警说,当前多发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中,出现诈骗团伙利用对公账户转移赃款新动向。“这些对公账户对应的多是空壳公司。”

  例如,泉州公安机关近日破获的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诈骗分子用来转移赃款的对公账户属于浙江余姚市一家塑料制品厂,开户人为该公司法人代表符某。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这家公司登记注册的地址并不存在。

  “符某名下注册了多家公司,多为空壳公司。”办案民警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近年来,网络诈骗、网络传销、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出现公司化运作特点。犯罪团伙通过注册公司,租赁写字楼等办公场所,包装成金融服务、文化传播、网络科技等类型公司,并通过正规求职网站发布招聘信息,以高薪为诱饵,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受骗进入犯罪团伙。

  据深圳龙岗警方发布的消息,2018年至今,警方从当地400多栋写字楼注册的1.1万多家公司中,查获非法集资、网络传销等公司55家,涉案员工近3000人。

  注册轻而易举

  为什么涉案人员拿着别人的身份证,用虚构的公司章程、办公地址等材料,就能成功注册并领取营业执照?

  明溪县法院刑事审判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法庭在调查时,专门向市场监管部门询问涉案公司注册情况。相关部门表示,按照规定,只对提交材料进行形式审查,即审查法定材料是否齐全。材料真实性很难审查。

  今年7月底,福建晋江市一家登记注册的洗浴场所营业执照在网上曝光,其登记经营场所地址为晋江市公安局厕所,引发广泛关注。

  记者采访发现,7月10日,当事人卓某在晋江同时注册21家经营主体,并领取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五花八门,其中就包括洗浴中心。用这21个空壳公司,卓某开了21家淘宝网店,“虽然都卖同样的商品,但可提高搜索命中率。”卓某在接受调查时说。

  这起事件曝光后,卓某因提供虚假材料骗取工商登记被市场监管部门处以5.3万元罚款。

  晋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卓某是通过个体工商户全程智能化登记系统办理注册手续并申领营业执照。申请人在手机端提交相关材料后,系统自动进行形式审核,审核通过,当事人自助打印营业执照。法定材料内容真实性不在系统审查范围内。

  监管“三招”破企业注册乱象

  受访市场监管、公安、法院人士及法律专家指出,近年来,通过降低市场主体准入门槛,社会创业创新热情得到激发,但注册松绑不是放弃监管,事中事后监管更要做到精准有效。这是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的题中之义。

  具体来看,一是可以落实和完善包容审慎监管,设立审查警戒线。

  晋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黄永豪介绍,登记注册时,申请人对材料真实性做出承诺,市场监管部门通过“双随机、一公开”方式实施监管。“一年抽查两次,随机抽取比例为3%左右。”黄永豪说。

  多位受访业内人士建议,适当提高“双随机、一公开”抽查次数及比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可对注册申请进行审慎的形式审查。

  例如,核实注册公司住所证明真实性。租赁经营场所要付出不小的成本,一些不法分子就会放弃虚假注册。

  又如,一个人同时设立十几家经营主体,要予以重点关注,“这个人是否有设立公司的真实意愿,是否有经营公司的实际能力,必要时要进行实质审查。”刘俊海说。

  二是提升监管精细化水平,依法查办监管中发现的违法违规问题。

  刘俊海说,在完善事中监管方面,可跟踪公司经营状况、股东、实际控制人等信息,及时发现异常经营情况;在加强事后监管方面,可加大对违法行为处罚力度,打击买卖公司资料、炒作公司空壳的不法行为,并综合运用罚款、责令关闭、吊销营业执照、没收违法所得、列入失信黑名单等措施,提高失信成本,降低失信收益。

  针对犯罪团伙利用公司外壳、“挂羊头卖狗肉”情况,应加大查处打击力度。记者从福州公安机关了解到,今年以来,福州警方和市场监管部门对市区多处写字楼、商业区进行调查摸底,对打着公司旗号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团伙进行查处,抓获数百人。

  三是深入推进“互联网+监管”,提升信用监管效能。

  受访专家建议,加强监管信息归集共享,充实和完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时、全面、准确公布企业不良信息,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今年6月底,厦门市湖里区法院一审宣判一起开设赌场罪案件,32名被告人获刑。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吴某于2015年设立厦门天侠集团有限公司,陆续聘任其余31名被告人,通过在互联网上为赌博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投放广告、技术支持及有偿删帖等服务,非法获利上千万元。

  但近日记者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显示厦门天侠公司仍然存续,无不良记录,其法人及管理层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信息并未公示。

  “优化营商环境应营造稳定、公开、透明、法治化的环境,交易便捷和安全、创新与诚信并重,放、管、服,一个都不能少。”刘俊海说。